来源:《视野》2017年第14期 作者:刘洪波;
选择字号

被围猎的身体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这是个以瘦为美的时是社交圈有限、交往中的代,肥胖已经被定义为疾资源量有限,所以便缺乏病,疾病的定名,带来政体形的自我要求了。策变化。例如,2000年美有一种观点正是这样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认定认为的,一个人之所以“肥胖是一种疾病”以后,胖,只是因为缺乏自我要2002年美国国税局颁布求。这样,就将胖的问题税务条例确认,经医生诊上升到了道德层面,胖人断治疗肥胖或参加减肥,属于放任自流,体形不只未得到保险补偿的费用,是体形,体形反映品德。不缴纳个人所得税。这就跟“有恒产者有恒这一政策还没有在全心”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球得到推广,否则,“接之处”之类的格言在思想轨”之下,减肥运动恐怕上一体了。会更加风起云涌。当然,胖是这个时代的“穷“减肥收益”还不止是免病”以及“穷人病”,底层征个税,对中高收入人群处境使人胖,底层人因不来说,人际往来中受欢上进而胖。社会问题拷问迎,本身意味着各种机体制,这也是时尚,但在会,这也应算是减肥收肥胖这个社会问题上,我益。低收入人群,本身就还没看到有谁去质问体制 的,没有人质疑美国体制典型地导致了越穷越胖,也没有人说中国的肥胖是体制使然。这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