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7年第14期 作者:赵涛;
选择字号

拔节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明人陈继儒说,以下皆一人独享之乐:焚香、试茶、洗砚、鼓琴、校书、候月、听雨、浇花、高卧、勘方、经行、负暄、钓鱼、对画、漱泉、支杖、礼佛、尝酒、晏坐、翻经、看山、临帖、刻竹、喂鹤。而对今人老赵而言,舒坦巴适的事莫过于:躺在床上玩手机。若论对欢娱的孜孜以求,没有哪个时代可以赶得上晚明。读兰陵笑笑生、李渔、文震亨、张岱等人文章,欲望描写的曲折细腻,差堪比拟道心的惟精惟微。他们才是真正的“城会玩”啊。那帮家伙似乎要把古往今来的美,都集中起来观赏把玩一番。陈老莲的画里,即便是日用器物,也锈迹斑斑似有来历;小小墨块也包罗万象,上面的图案不仅仅只是传统的鸟兽山水,和佛教故实相关的也不少,更有西洋风的圣经插画;大家读书也花哨,民间通俗读物,一个页面往往被分成两三截,除了正文,还有诗词、笑话、谜语、小曲,庄严戏谑同台亮相——文人们也喜欢这般杂糅,各家批注被印在书上,胆大的甚至要篡改原作。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,生活中都充满了太多的无端沉迷,“三言二拍”里面,老有卖豆腐的粗汉,省吃俭用好几年,不过为了一睹花魁芳容,和她坐着说会子话,对,仅仅是坐着说会子话。老实说,虽然他们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