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陈丹燕;
选择字号

均衡的世界像一道数学题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意大利利古里亚古老渔村的某个晴朗黄昏,在伸向蔚蓝大海的黑色山崖上,是我借住的小房子,阳台向大海伸去,好像悬空在蓝天与碧海之间。那时,德国北部已经下雪了;阿姆斯特丹伦勃朗故居的房间里,终日也都是幽暗的,沉重的阴影在房间四角堆积不去,就像当年伦勃朗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画自己肖像的年代。可这里仍旧阳光明亮,海水中夏季的温暖仍未消退,所以,还能下海游泳。 山崖下就是小村子早先的鱼码头,现在成了香气四溢的小广场,上面终日摆满桌椅,人们坐在那里喝现磨的喷香咖啡,吃用新鲜青口的意大利硬面,吹海风,在墨镜后面端详和欣赏从海水里湿漉漉升起来的身体。山崖上是万里无云的蓝天。利古里亚的古老蓝天曾是圣像画家们描绘天堂时参考的颜色,蔚蓝、深广,毫无遗憾的明媚与温柔。山崖下是细波粼粼的大海,古老村镇之间的白色渡船漂浮在蓝海上,渐渐靠上岸来。 这是一个完美的黄昏,在东边天空上的月亮渐渐变得明亮,而西边天空上的太阳渐渐变得金红。月亮缓慢地向上升起,而太阳缓慢地向海平面落去。当我将手臂向两边平伸,一边伸向月亮,一边伸向太阳,能感到自己似乎成为几百年前达·芬奇画过的那个人,均衡地处在一个圆中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