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王健壮;
选择字号

心静自然凉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朋友推荐我去看张作骥拍的《爸,你好吗?》,我摇摇头苦笑道:“大概不会去看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不敢看。” 我是真的不敢看。这几年,我全身器官老化的速度虽与年龄成正比,可唯独泪腺愈老愈发达,比如前几天新竹创下历史高温39℃,它就“发作”过一次。 那天儿子一进门就嚷着:“外面热疯了,热得太没人性了。”我随口回道:“心静自然凉,你忘了爷爷夏天连电扇和冷气都不吹啊!” 爷爷跟我们住的那十几年,家里的冷气机摆在墙上像个装饰品,客厅里的电风扇也从来不曾转向爷爷坐的位置。天气再热再闷,他永远穿一件麻纱汗衫,手中拿一把蒲扇。每次看我们热得焦躁不安,他总是说:“心静自然凉嘛!” 我父亲一生拘谨,而且愈老愈拘谨,完全不像个饱经沧桑的老人。他生病住院时,年轻的护士要带他如厕,他腼腆地拒绝了,一直等到我去看他时才忍不住开口,走出洗手间时还会尴尬地对我说声“谢谢”。 有时候看他满脸胡茬,我就问:“怎么胡子都不刮呢?"他总是叹口气:“有什么好刮的?”但当我拿电胡刀替他刮胡子时,他又露出那种腼腆的表情。我帮他刮完后摸着他的脸笑道:“看,又像个老帅哥了!”他还是只说一声“谢谢”,更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