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宋倩文;
选择字号

与理想生活划出的界线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每天晚上过了十二点,我开始变得精神,像唤醒了身体里备份的工作狂,做什么都觉得有劲儿。习惯了在这时候处理最棘手的事儿,写稿子,小声放着歌,抱一个西瓜吃。我和屋里的人、猫互不打扰,享受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光。睡觉,可真是一种浪费。 第二天早上怎么都得在八点起床,九点出门,经常忘记喝杯水再走,也忘记喷香水,忘记把鞋子擦干净。出了小区,坐蹦蹦,为了躲避城管,在离地铁站还有一百米的地方就把我扔下,迎着修补路面的尘土狂奔。那时的地铁,已经不算挤,每个门六七个人排队,我认准车厢中部的23号门,顶多等一辆就能上去。不算挤的意思是,人和人之间紧紧贴着,鞋和包被挤得面目全非,但都没到需要呲牙咧嘴尖叫的程度。 上班像打仗,每一天都要面对突发状况,开始觉得“这怎么可能”,后来变成“喔”。学会接受现实可能比勤奋、才华都要重要得多。无论遇到什么状况,只有这个本领能让你拿得起好,也放得下坏。 我认识的许多女孩,过分坚韧,只在工作中暴露脆弱,因为一团糟的众筹大哭,连续干活直到低血糖晕倒,跟人争吵到面红耳赤,那些十八岁没来得及挥霍的戏剧性、不屑于使用的斤斤计较,在二十多岁的工作里终于被消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