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贾平凹;
选择字号

白夜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我常常有这么个怪现象:做过的梦,过了不久,便就实现了。今天冒了大雪,从城里去秦岭办事,半夜在山根下了火车,走了十几里路,黎明的时候,赶到这村口。雪是不下了,却觉得这儿好眼熟!想来想去,蓦地记得这似乎是我一个月前梦里去过的地方呢。 那梦里就是这个样子的:没有月亮,没有星星,落了叶的树,黑了枝的线条,睡了的房子,黑墙的三角和斜面,除此都是雪白的了。夜,不是黑的概念了,白得朦胧,白得迷离,是一个古老的童话,一个单纯和朴素的木刻版画啊。 这使我十分的害怕了,不知道这是有了什么神鬼作祟,还是所谓的生物电感应所致呢?我裹紧了衣服,再不敢想那梦的事,也不敢在这野外多待一会儿,急匆匆要走进村去,寻一户人家。 村子里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影,也没有一只狗咬。从巷道里过去,雪落得很深,一脚踩下去,没了小腿,却没有一点声息。走进一家,院子里静静的,一直走近门口,门被雪封了半边,只看见那黑色的门环,一动未动,像画上的一般。轻轻一推,门关着,我只好又退出来。反身看去,那脚印却消失了。 再往巷子深处走,两边墙上的雪堆偶尔就掉下来,直埋了我的大腿。绕进一家篱笆,脚下依然无声无息,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