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陈思呈;
选择字号

对辽阔事物的想象,喂大了自己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下午四五点的时候,从客顶回来的船就靠岸了———吾乡把韩江上游的客家地区称为“客顶”。江上行船,分客船和货船,从客顶运来的货,一般是杉木、竹子、煤炭、水泥,而从吾乡运到客顶去的,则多数是蚊香、草席和毛巾。 为什么是杉木竹子?因客顶多是山区,竹木量大。行船的人说一句话,“一贵杉木竹,二贵女人肉”,用方言念倒是押韵,只是其义不明,既不明白杉木竹到底为什么贵,更不明白女人肉怎么贵。 从客顶运来的货物,也有瓜果。黄皮红柿比吾乡的大、甜,沙田柚也饱满硕大,夏天浓时,更有浮瓜沉李。以上物产混杂在成排的杉木、成筐的煤炭中,把整个码头变成一片市集模样。 彼时我们江边孩童,一哄而上,推推捅捅,在各种货担之间穿梭摸索,机灵的孩子顺手吃了不少,憨钝的孩子跟着雀跃,奔跑,傻笑,得到的快乐,也一点不比机灵的孩子少。 住在江边的童年,乐趣要比住城里的孩子多。住城里的孩子比如我表妹,并不懂得游泳为何物。她客居江边,听人口必称游泳,心生向往,央我外婆带她体验。我外婆不胜其扰答应了,让未满六岁的我表妹光溜溜地站在江边码头上,外婆用脸盆接了一盆水倒在她身上,说:“这就是游泳了。好了!回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