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钟伟民;
选择字号

红灯笼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中秋夜,月亮那一脸寿斑越发碍眼了。老和尚在一株玉兰树上挂了个纸糊的红灯笼,就退入禅房,隔窗看烛焰明灭。 “师父,你知不知道人世间什么是最恐怖的?”小沙弥傍着他坐定,就问问题;古往今来,老和尚身边,例必有个擅长发问的徒儿,作用就一个:彰显师父的睿智。“最恐怖的,是一个脸色青白的女鬼,忽然间从窗口爬进来,二话不说,就咬掉你的头。”老和尚答。“为什么是咬掉我的头,不是咬掉师父你的头?”小沙弥不解。“咬掉我的头,我就不能去‘恐怖’,也不能告诉你,怎么样才算最恐怖。”老和尚最会为徒儿着想。 “我觉得最恐怖的,是蜡烛烧尽了,灯笼熄灭了,周围一片黑暗。蓦地,这个灯笼竟又亮起来了!这座山,就只有我们师徒两人,这灯笼,是谁点亮的?”小沙弥说完,抱着双臂,但觉满室都是寒气。老和尚看着跳闪的灯火出神,半晌,烛灭了,大小和尚同吃一惊,连声怪叫。“三更了,睡吧,夜生活太多,到底不好。”老和尚从蒲团上站起来。“我总觉得灯笼会再亮起来,这么想着,不会睡得安稳。”小沙弥说。“把窗户关上,看不见灯笼,就没事了。”老和尚让他去关窗。“你以为关了窗,灯笼就不会亮起来?”小沙弥讲原则,认为眼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