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木心;
选择字号

笔挺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上帝造人是一个一个造的,手工技术水平极不稳定,正品少之又少,次品大堆大堆。 那时我还是行将成为次品的素材,没有入眶的眼珠已能悄悄偷看———他时而弯腰,时而直背,时而捶捶腰背,忙是真的忙个不停。来到人间已过了半个多世纪,才明白上帝把我制作得这样薄、这样软、这样韧、这样通体微孔,为的是要我来世上承受名叫“痛苦”的诸般感觉。我一直无有对策,现在终于———不痛苦了! 上帝显然吃惊,伸过手来摸摸我的胸脯:“就这样?不痛苦了?”我站得笔挺:“就这样,一点也不痛苦。” (石头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《琼美卡随想录》) 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◎笔挺@木心<正>上帝造人是一个一个造的,手工技术水平极不稳定,正品少之又少,次品大堆大堆。那时我还是行将成为次品的素材,没有入眶的眼珠已能悄悄偷看——他时而弯腰,时而直背,时而捶捶腰背,忙是真的忙个不停。来到人间已过了半个多世纪,才明白上帝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