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李少威;
选择字号

文字和我们的生活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我喜欢古典文学,喜欢它的美感。 《三国演义》里,语言艺术上最绝的莫过于“骂死王朗”,一段气势如虹的现场教训,酣畅淋漓,诸葛先生简直就是在唱歌嘛。同样令人击节赞叹的还有“舌战群儒”,除了言辞犀利、雄辩滔滔,里面还趁机贯彻了很多儒家伦理原则,有君有父。 历代文章,都有把意境写得极美的。在经典当中最美的当然是《诗经》,写对美女的单相思,“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”,爱情的意境莫过于此。在《论语》中,孔子的弟子曾点也是个有情怀的“文青”,他说自己的志向,是“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,短短27个字,却有大片的美感。 至于历代散文,当然更是各尽妍美了。有时写景,有时写情,有时写人生心得,有时则阐述“闻道有先后”这样的道理。墓志铭也是散文的重要形式,一个人死去,一篇好文章出现,经常写得坟头生花。 对文字的艺术化使用,让多少人名动天下。 如王勃,在滕王阁上,别人饮酒他写文章,写一句别人就抄一句拿去读,读得满座雅士心潮起落,几乎心脏病发作。到 了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这一句,人们惊讶得几乎掉下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