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视野》2016年第23期 作者:葛俊芳;
选择字号

霜降到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一阵急促而连绵的喳喳声,打破了深秋清晨的冷寂。 一只喜鹊飞快地落在树梢,在那高高的枝桠间,夹着一个大大的鸟巢,不知道它是不是小时候我久久伫立在下面并仰头凝望的那个?草叶上凝了一层薄霜,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———霜降到了。 对于二十四个节气,我基本无感,但唯独霜降除外。因为儿时似乎只要看到那层白霜,就意味着挖土豆,拔萝卜,铲白菜,敲沙枣,摘苹果。依稀记得一家人说说笑笑,走在田间的小路上,霜后的田野格外清新潮润,散发着雍容澄净之气。眼前的土豆秧被霜打之后发蔫发黄,大人一锹深挖下去,然后抬起,扬开,这时白花花圆乎乎的土豆们就被赶了出来,像小精灵一样纷纷滚向四处,小孩子们就欢呼雀跃地奔过去,捡起来,尤其看到特别硕大的土豆,满地都是惊呼欢叫。 一直觉得萝卜的白绿真是世间的绝配,总让人想起饱满欲滴的翡翠。那时一家人站在田埂上,袖子一撸,双手拧住萝卜秧,忍着上面扎手的绒刺,往上一提,根须上还沾着新鲜的泥土碎屑,一个个匀称白净的萝卜就被拔了出来,垒成高高的一堆。 无论是挖土豆还是拔萝卜,那种从土地里升腾起的丰收的喜悦,都深深地 感染着我。比起城市里的虚拟、碎裂,我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