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思维与智慧》2018年第08期 作者:朱定;
选择字号

温暖拂过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深冬,深冷。救护车跌跌撞撞,呼啸着,夕阳下奔向故乡,回家。车上,爸爸的手,依然温暖,却如纸一样轻。一撒手,就会飘走。这双手,曾经多么有力。爸爸是煤矿工人,爸爸是八级钳工。亲眼看到过,有一次给乡邻帮忙,没带钳子,爸爸就用手,筷子粗的铁丝一拧一拧,和用钳子一般熨帖。这手还要使锄头。煤矿离家近,下班后,和这个煤矿的大多数矿工一样,爸爸就成了农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