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生物学通报》1956年第05期 作者:周匡明;
选择字号

家蚕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利用桑叶阂养家蚕是我圃古代漳大登明之一,根据我圃古代的傅扮“黄帝”的妃子“螺褪”(时简很难确定,大概在公元前3,000年前后)登明。但这傅轰不一定是事实。像蚕粽这样律大的登明决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可以完成,必镇耍通过古代劳动人民畏期的对大自然接触,再握过是期的翎致观察才有可能逐潮地解开蚕雨的秘密。然后淮一步把原先是“野蚕”移到室内酬养逐潮翻化成为我俏现在所称的“家蚕”,这应孩是劳动人民躺年累月粗脆斌累的精果。因此脱;把它靓成是某一个妃子的功精,而且又是今天赓史上始胳找不到楼索的“黄帝”这样一位人物的正妻所登明,是不合客观规律的。不过以上的傅我有一点确暗示我俩我圃的蚕株胚史是非常悠久的了,据史学家研究,从有艇史韶载被人类利用开始到现在,大概已有戈加O余年。 蚕林在我圃对外置易上占拯重耍的地位,直到1909年前,我圃株出口数千年来一政是占世界翰出量的第一位,后来由于H本急剧就争超出了我团,在团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,官僚置办们只知依附圃外个人圆利,生炭一贩不振,始籽忽冷忽热,撬民群众失去了祠养的信心。解放后,党和政府接下了久被摧晓的破斓生渔局面,继行了横板的整顿和恢复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