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收藏》2018年第10期 作者:刘锡荣;
选择字号

拂尘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我自幼喜欢拂尘。京戏《水漫金山》中的拂尘,叫法海和尚舞动得很是飘逸,既游龙戏风于云水之间,又喝令大兵,斥战鳌蟹,八面威风,只恨是在坏和尚手中。还有那个托在左手上的钵,愣是把白娘子给收入了去,压在雷峰塔下,只恨得幼年的我咬牙跺脚,却很无奈。后来,戏看得多了,戏文中的拂尘见得也多了,自然也就看出许多门道。譬如,大凡京胡锣鼓、唢呐阮板齐鸣之际,必有仪仗入场,必有两个太监将那拂尘辉煌一甩,便与持灯的、捧扇的两旁列队,帝后们这才气派登台;《贵妃醉酒》里,只要是杨贵妃出来之前,也是如此这般;又有那吕洞宾背插宝剑,手执拂尘甚是倜傥;《红楼梦》里的妙玉身着格子尼(本文共计4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收藏杂志2018年第10期
收藏
主办:陕西省文史馆
出版:收藏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陕西省西安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