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20年第03期 作者:汤成难;
选择字号

月光宝盒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1我出生时,阿圣刚好一个月大,阿圣的母亲死于难产,是在我父亲怀里一点点咽的气,父亲哭了很久,那时他还没学会接生的本领。阿圣的名字是父亲取的,父亲跑江湖,认为这名字好,有江湖味儿。母亲也喜欢阿圣,没事就把阿圣抱在怀里,挠挠痒,亲亲嘴,等到我出生后,就把我俩一起抱在怀里,挠痒,亲嘴。父亲比母亲大得多,我出生那年他快五十岁了,算是老来得子。家里穷,买不起好吃的犒劳母亲,父亲便托人去街上称了二斤红糖,每天早晨给母亲冲一海碗。母亲奶水不多,搁上一夜还是瘪瘪的。她不会喂奶,但晓得将衣服撩起(本文共计18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2020年第03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