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8年第04期 作者:黑孩;
选择字号

闭上眼睛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2017年10月22日凌晨,三姐死在大连市的一家医院里。三姐躺在病床上,瘦得皮包骨,她竭尽全力对握着她的手的丈夫说了声谢谢就走了。最后的一口气似天使的一声叹息。死亡证明书上写着的死亡原因是末期癌。我,还有哥,比任何外人都知道三姐并非死于癌而是死于一种自杀行为。同是一个爸妈生的,六个兄弟姐妹中三姐好像属于例外的那一个,像一粒饱满的种子,随便埋到哪一种土壤里,都会开花、会鲜艳。三姐明快宽容,其他的兄弟(本文共计3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