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8年第04期 作者:殷健灵;
选择字号

最初的图画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受访人:曹红燕外企高管1975年出生"那阳光啊,绚烂得几乎要迷了我的眼睛"你问我是什么时候真正告别童年的?唉,很多人是慢慢地不知不觉地和童年作别的,我却是断崖式的。那一年,我十一岁。我有过明晃晃的阳光灿烂的童年。那阳光啊,绚烂得几乎要迷了我的眼睛。我的爸爸妈妈都是乡村教师,我们就住在学校的院子里。生我的时候,妈妈已经四十岁了,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。大姐(本文共计7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