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8年第04期 作者:陈丹晨;
选择字号

我实在有点气闷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"文艺女神不会喜欢……"一有一次,我问钱先生:"钱先生,你看到香港报刊对你的报道了吗?""说什么事?"他铺开了纸,磨磨墨,正将笔伸在砚池里蘸着。"说你有两位夫人,还说杨(绛)先生死了……""哦!……看到了。还有说我有三个老婆……唉!这些东西都让他们去说吧!爱说什么就说什么。""也有说他第一个老婆,也就是我,死了。后来又娶了一个杨绛……你看,我变成三位一体了。"杨绛先生站在旁边,温柔地(本文共计5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