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8年第04期 作者:王啸峰;
选择字号

鼠的迷惑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说起来真是伤心。我在N市钻来钻去五年了,除了搞到过一整瓶香油,其他都不值一提,连个对象都没谈上。跟我一起从西北火车上下来的断尾,那天在地铁十号线牌楼站主窨井里碰到我,趾高气昂说他的故事。和我在火车站分手,他钻了几天,精力耗尽。这个城就像石头砌起来似的,加上身子弱,他害上了感冒,又发烧又咳嗽,不能再前进半步,就躲在一堵夹墙里休养。半夜里被咳醒,睁眼一看,惊呆了。一位白姑娘正趴着端详他。他从没有看(本文共计1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