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8年第04期 作者:徐衎;
选择字号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<正>女导演立在台上,投影的光漏在脸上。放映开始,脸上的光渗出方块字:"场务"的"场"、"化妆"的"化"、"导演"的"演"和"演员"的"演"。女导演往台边让了让,"场"、"化"、"演"、"演"顿时像一群寒鸦惊飞而去,一个更大字号的"女"漏到女导演的左脸上,片名题字是红色的。片子里,一名穿大红棉袄的胡茬男做了导演,他手持摄像机,跟随女导演饰演(本文共计2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