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7年第08期 作者:国生;
选择字号

温室效应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1那是2007年的初春,在北大正门边,楚斌第一次见到付平。付平身材高瘦,双手插在棉服的口袋里,阳光扑上线条锋利的侧脸,眉头被打成淡淡的金黄色。当时他错愕了片刻,差点错认为一个姓陈的高中同学。是楚斌先打的招呼,高高地扬起手说:“这里。”付平扭过头,正面却没那么相似,眉弓更高,额头不够饱满,眼睛看上去像一个地势险要的山坳。再走近些,楚斌发现付平的皮肤很白,常年不见阳光的那种白,鼻翼两侧有几块小小的雀斑。寒假时,他们在交友网站上认识。付平主动发的站内信,只有一个“嗨”字。互加QQ后,付平却几乎不上线,楚斌对他的了解,仅限第一次在站内信上来往的几次:同一个大学,研二,工科。开学后,付平终于出现在QQ上。楚斌知道了他是湖北人,本科就读于武汉一所二类本科,毕业后边工作边考研,两年后来了北大。楚斌告诉付平,自己是合肥人。付平说,小时候得肾病,在市里省里都没看好,传闻合肥的中医院有位老神医,父亲不相信,母亲却坚持带他去,果然治好了。楚斌追问,是否去过琥珀山庄,离中医院只有两三公里。付平说知道,然后岔开话题,问楚斌想不想出来见见。北京街头到处都拉着“迎奥运、讲文明、树新风”......(本文共计15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