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7年第03期 作者:沈嘉禄;
选择字号

并蒂莲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一 创意产业园区前身是一家纺织厂,二十年前企业转制,设备拆走,厂区被保留下来———三分之一建了开放式公园,在艺术家眼里,锯齿形的车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,厂房经过切割、搭建、装潢,新的更新,旧的更旧,画廊、工作室、生活馆、咖啡馆、文具店、家具店一家家开张,夸张、另类、波普、前卫,鼓噪了六七年,像块烧红的烙铁,慢慢冷下来了。 用机器部件焊接而成的雕塑锈迹斑斑,黄褐色的污渍挂下来,被水泥地吃进去后再也洗不掉了。玻璃钢雕塑也有,粉色的丰乳肥臀女人沉醉于展翅飞翔,隆起的背部披了厚厚一层浮灰。砖墙上有涂鸦,靓女、帅哥、霸王龙、功夫熊猫、蜘蛛侠,办证、交友、合租、家教等手机号码,莫名的激动与狂躁。幸亏道路两边有些大树,四季更迭,吐故纳新,投下阴影,使人找到一些归属感。 不少房子大门紧闭,墙上的海报、招贴明显破损,像一场欢宴后淋了酒渍的菜单。上午有过一场暴雨,地坪正在干燥,落叶、烟蒂粘在彩色地砖上,一个浅水坑反射的天光有点刺眼。一辆电瓶车从刘志强身边擦过,必胜客专送。 老章指着眼前一幢房子对刘志强说:“你看,我的博物馆前面有一片空地,空地上有三棵百年老树,右边贴着一......(本文共计8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