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7年第03期 作者:常小琥;
选择字号

摔跤手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他现在很怕遇见熟人,特别是对他很好的熟人。有时候,身边如果围满了这样的人,反而什么事情也做不成。他想把这个经验告诉自己的儿子,可是那孩子太小了。他希望他明白,令你不断成长、不断强壮的力量,往往来自于给你带来羞耻感的对手。在他还是个业余体校的摔跤班学员时,他的身边站着父亲和哥哥,可是没有谁会告诉他什么道理。他只知道人心要齐。 说起“怕”这个字,他觉得非常有趣,因为这辈子像是一直在和它做游戏,像是儿时和哥哥玩“跳山羊”的游戏,有时候他会骑在上面,有时候会被压在下面。他至今仍然记得,当年在荒僻的半步桥南,迎面走过来的队伍里,有个脏小子扔给他一个软乎乎的东西。他接住后,睁大眼睛,好半天才认清那是一只人手,下面连着五公分长的腕子。他知道他被那个字拿住过,他讨厌被任何东西拿住。如今他早已过了避讳谈论这些的年纪,他是这样看的。当然,偶尔他会用“打鼓”两个字来替代。 这种感觉,很久没有回来过了,久到他以为自己这面鼓是不是可以收起来了。可是在时隔多年以后,他穿戴干净,再次进入那栋枣红色矮楼的顶层,站在阴黑的走廊尽头,那间烟气熏鼻的办公房里,再次和那么多熟悉的面孔目光交错......(本文共计14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