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7年第02期 作者:干亚群;
选择字号

过年蓝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我是除夕那天才放的假。本想多睡会儿,可一大早被母亲的电话叫醒。我嘟嚷着说,这么早打来电话啊。母亲说,还早啊,太阳都晒屁股了。不管太阳站在哪里,是站地平线上,还是立在电线杆上,母亲都用这个词来表达时间。母亲叮嘱我早点回去,赶在做祭祀前到家。这是母亲打来电话的目的。末了,母亲又补充了一句,车子开得好。这也是母亲的惯用语。意思是小心开车。我迷迷糊糊接完电话,继续躺在床上。但已经没有了睡意。(本文共计4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    订阅本刊   
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2017年第02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