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6年第12期 作者:天谛;
选择字号

血地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“血地”这词儿,我们老家上了年纪的人,几乎都晓得它的含义,也都会运用,类似“到底是血地啊,千万不能忘记”“落叶归根,死也要死在血地上!”的话,常挂在嘴边。尽管《辞海》《现代汉语词典》都未曾收录此词条,但能被广泛流传,可见它对每个人都很有意义。血地,窃以为是父精母血糅合之地,母亲临盆生产之地,生命孕育诞生之地。一严格来说,我的血地不在故乡崇明,我诞生在都市。但我的父辈、祖父辈乃至曾祖、元祖、高祖辈,全是降生在这片血地上,从生到死,被宠、被赞、被尊,也被役、被虐、被辱,最后被埋;甜甜蜜蜜过,洋洋得意过,也忙忙碌碌过,惨惨戚戚过。世世代代来来去去,终未能超越血地百里之外。由此看来,故乡是我祖辈的血地,而我五岁迁来此地,生活到如今,这块血地也算是我的吧,或者说身上起码沾了许多“血渍”吧?当我睁开眼第一次看见这块血地的时候,我已经能分辨出上面的七彩,最重的那一色,便是绿。杨柳是村村宅宅必种的,芦苇是沟沟汊汊必长的,而稻麦棉黍蔬豆瓜果那些绿色却是后来才认识的。最初的记忆是喝不到父亲每天为我煮的热牛奶了。前一天很早登上“市轮渡15号”,近三个小时漂在长江上,先看吴淞港兵......(本文共计5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