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6年第12期 作者:陈文芬;马悦然;
选择字号

与斯文·赫定喝茶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一点。一、斯文·赫定的家庭1949年悦然从中国做四川方言调查回到瑞典,赫定听说有一个年轻的学生从中国回来。瑞典知名的藏书家罗闻达常请我们到家里冬天,大约是第二年的一月或二月,他邀请悦然吃饭,斯文·赫定学会的会长霍坎·瓦尔奎斯到他的两层楼大府邸喝茶,询问他在中国的情况。特是罗闻达的好友,偶尔会来做客。他谈话兴赫定先点烟斗,轻轻地咳嗽一声,担任女主致好,不愧是人类学者,跟一般拘谨的瑞典人很人角色的威玛·赫定端茶盘出来。不一样。威玛的才干不同于一般妇女。我们居住在我抓住谈话机会,想知道斯文·赫定喜欢首都郊外“燕鼻子住客之家”老人小区,业主是吃什么中国菜。一个名叫“花基金会”的组织。据说是威玛·“一种甜味的烧猪肉。”霍坎说。赫定在上流社会眼见葬礼有许多鲜花环绕,却“嗯,红烧肉。”悦然猜得出来。咕咾肉也只使用了一时半刻,她呼吁把赠给亡者的鲜花可能。费用捐赠给“花基金会”,凭着集资来的慈善基瑞典人爱吃猪肉。瑞典古老神话里有一只金,购买风景美好的地皮,建造老人公寓。整个猪,傍晚宰了吃完,第二天又在院子里复活,又基金会的创意构思由她操作,至于详细的老人宰来吃,神猪夜夜死去......(本文共计5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