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6年第12期 作者:钟芝红;
选择字号

美是取消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身体是一种惯例,在线条中涣散为一个词。词是界限,缓慢的空将其扩大,也有另外的提早变得小而穿透,展览与蒸发。的确是雨中,好看的,就将手伸出去令形状显示形状,普遍的一些人间还未充分,光如远游被临摹你想取消的。接着是日出洁白、耀眼,影子消磨于无法观看的身后。你依然将自己停留,有时想起天上是一颗星的熄灭,悬得更久的有我们无从克服的美。命名是没有的,不太标准的成人,我们,你携来京都的雾尚未从眼中褪尽,那个小的巴士站台四周彻底的黑,亮中而你递我不言说却好的一切,局促与期待。多么意外,在二十几岁已经享用了美的预感、句法与无辜,像常常在的老校园,空荡有我们与很多的绿。再往下便是盐、米、一点晚风,抖落身上难以为继的水,水消失于水中,这微小的神迹,我开始祈祷风景无须复刻,美是清空,当它降临成我们身上具体的词语。美是取消@钟芝红<正>~~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