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6年第12期 作者:司徒志岚;
选择字号

大黑在工体北路4号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球。咯噔一声,就像有人在我心里藏了个定时1器,到点了,心头震了震,我随之被震醒,努力睁开眼睛:桌上电脑屏幕定格在美剧《Damages》我的人生就是扯淡的一生。里Patty Hewes的特写表情上。我应该下午五从小我就爱睡,只要脑子空下来,像鱼被放点之前把校好的时间轴发给头儿,怎么又倒头回水里一样,一下就滑到梦里,沉入底待着。而睡着了?哦,想起来了,时间轴对错了,字幕和我总是被不同的人推醒,提醒我接下来该做台词错位九秒,以致Patty Hewes亦正亦邪的微什么:笑出现时,底下字幕一片空白,一句震慑人心的“喂,吃饭了。”台词也没出现,错位的九秒令我发了好一阵子“喂,起床了。”怔,所以眼皮又习惯性地耷拉起来。“喂,下课了。”“喂……起来遛狗!”外公重重地敲着我的“喂,上课了。”房门。醇生凑热闹,开始挠我的门,使唤我带它“喂,到站了。”出门。我赶紧抓起鞋架上的狗绳。醇生仰着脑“喂,我们打烊了。”袋,知道要出门散步去了,兴奋地直往我腿上“喂,你换好没有?”扑。这畜生大概生生世世被罚为狗,除了随地近来越睡越不踏实了,比如这天午饭后,我大便,最大的乐趣就是出门遛弯。话......(本文共计13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