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16年第12期 作者:谈衍良;
选择字号

爱猫者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仲恺北路的夜里,路灯平常地亮着,门卫室入眠的鸟便会惊飞。但猫是很胆大的,总是自顾也亮着,正合乎不夜城的名号。但不夜的只是自地吃,吃到高兴处还发出愉快的呻吟。黄英伸城,人终究是要入夜的。手去抱猫,猫也大多是不反抗,任凭黄英抚摸自然而黄英是例外,因为他是门卫。己的毛发。这一抚摸,就抚摸到一千米以外的铁仲恺北路的夜里,时而有火车轰鸣而过,汽道上去了。车也不罕见。但动的也只有机械,生命则都已经铁道是城市里少有的空旷地方,铁道边是矮噤了声。树和石子,上方是黑色的天。矮树上结了红果然而猫是例外,它们嘶叫正欢。子,黄英用它们喂猫,猫是不乐意吃的,黄英就佯黄英与猫是敌人。作愠怒地用铺铁路的石子喂猫,猫当然更不会吃。黄英十岁时候,腊月二十三,他觊觎了一整再之后,黄英就会用刀子喂猫。年的房梁上的三条腌鱼被猫叼走了两条,另一条成了一弯月牙。他本喜欢用骨头喂野猫,那之后仲恺北路上“被火车轧死”的猫,这是第四他就喜欢用骨头砸野猫。黄英二十六岁那年,相只。三个月前第一只猫死去的时候,隔壁大学动亲时候散步路遇野猫,他嘘走猫,顺便也气走了物保护社团的成员们为它立了一个墓碑;两个月打算逗猫......(本文共计4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