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2006年第04期 作者:石舒清;
选择字号

父亲讲的故事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驼粪那时节,我就是七岁多一些。记下的事情像是牢实得很,一辈子都忘不掉。先说个骆驼的事。那时候,村子里常过骆驼,是脚夫哥们赶的。有骆驼队,有骡马队,你的一个姑太爷就是顺德客的骡子踢坏的。那骡子说是个头高得很,膘也好,胯子上肥得苍蝇都趴不住,能驮三四百斤走长路,已经有一口袋麦子驮着了,你姑太爷和顺德客又(本文共计5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    订阅本刊   
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2006年第04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