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1999年第11期 作者:王静怡;
选择字号

不呼吸的女人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因为开头肯定就是结尾——因为我们不知道任何超越我们自己的复杂性的单纯而简朴的东西——引自威廉斯《斐特森》那时,我正处在走投无路之中。因为我一向是个不悲喜于色的人,或优雅高贵或放浪形骸,所以,即使是我身边最近的人,其实也很难知道我内心的真实情形。现在,只有我知道,我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。我的丈夫马休是个美国人,而我是中国人。到了马休这个年龄还没发胖的人是不多见的,他优雅而(本文共计10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1999年第11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