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1999年第05期 作者:罗岗;
选择字号

谁之公共性?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如果要对当代中国的现状做出切中肯綮的诊断,那么任何整体性或化约式的论断都难免捉襟见肘。就拿近年来一度非常热闹的“市民社会”的讨论来说吧,提倡者相当一致地认定,二十年来中国政治,经济和社会的变迁,已经或正在催生出一个理想状态的“市民社会”,并最终导致国家和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。这场讨论的动因除了出于从理论上解释当代社会状况的需要,更多的恐怕应和了八十年代末苏联东欧剧变后,西方学术界重新燃起的对“市民社会”的兴趣。正如查尔斯·泰勒(Charles Taylor)指出的那样:“二十世纪的‘市民社会’理论,首先应用于东欧政治的论述中。东欧人民所被剥夺的、所斗争以求重建的,被称为‘市民社会”’而在中国的语境中,“市民社会”的斗争性被巧妙地抹去了。按照一般的理解,“市民社会”的吁求无疑是指向“公共领域”的重建,在哈贝马斯(Tergrn Habermas)那儿,“公共领域”是一个相当宽泛的概念,尽管《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》一书就像英译本的副标题所标示的:“论资产阶级社会的一个范畴”,它关注的是“资产(本文共计3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1999年第05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