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1995年第10期 作者:潘旭澜;
选择字号

若对青山谈世事——怀念朱东润先生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要是朱东润先生还活着,今年虚岁一百。他一直相信能活到一百岁。住院之前,仍顽强勤奋,笔耕不辍。1987年的一天,我到他家,见楼梯旁贴有一张小纸头,大意是:请来访者不要请他写字。我想,早就应该有这么一个告示了:他正忙于修改回忆录《八十年》,而向他索求墨迹的人太多,招架不了。说到这告示,他问:我给你写过字吧?我回答,写过一幅。随后就很放肆地加上一句实话:只可惜那幅没反映您的书法艺术成就。并无求他再写一幅的意思,只是随便说说。不料,他竟说,等天气好时,我给你再写一幅。如此另眼看待,很出乎我意外。几天后,在宿舍门房收到一个牛皮纸大信封,是他一幅狭长的墨宝,131X32CM。那气势说高山苍松,说虬龙出海,都既无不可又不够贴切。它是书法,更是一种品格,一种意志。我看过朱先生的墨迹愈百,如果由我挑选,就是要这一幅。(本文共计4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    订阅本刊   
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1995年第10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