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文学》1986年第08期 作者:刘晓喻;
选择字号

金交椅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搞清楚,太阳是黑的还是白的。这当然不是问太阳光,太阳光和太阳是两回事。如果太阳也是一个球,象地球一样,那么这个球是黑的还是白的?据说它象煤一样燃烧了几亿年,那么它完全应该是黑的了。有时候古怪的问题反而很容易想通。自从我的记忆力越来越不好,我就着重发展我的想象力。刚才喝牛奶忘了搁糖,糖罐拿来了又忘了拿调羹,我跑到厨房里想了半天,想不起是来干什么的,结果又想到我的假牙。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忘记,因为它实在要忘记我也没有办法,唯独不能忘记的是戴假牙。所以每当我忘了一件什么事了,我就提醒自己:假牙!(本文共计1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上海文学杂志1986年第08期
上海文学
主办:上海市作家协会
出版: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上海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