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上海故事》2017年第07期 作者:牧谦;
选择字号

责任谁来负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王大明虽然清廉,从不贪污受“因为这间房屋1995年的土地贿,但却是个死板执行规定,一点手续有瑕疵。”王大明解释说。责任都不想承担的“黄牛肩胛”。“啊?”两个人都不相信地叹这不,今天王大明刚到单位上道,“二十多年前的土地手续有瑕班,就来了两个买卖房屋之后,来疵?我们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?”办理不动产登记的当事人,一个是那小伙子接着抛出了一串问题:中年妇女,另一个是小伙子,他们“既然二十多年前土地手续就不齐已经在房屋管理部门履行了网签、全,那为什么房子建起来了?”“既过户等手续。然手续有瑕疵,怎么之前一直能可王大明依然没有掉以轻心,交易,而且也有政府颁发的房产仔细查询研究这间房屋的档案。不证?”……一会儿,他放下老花镜,把材料推“我不管,总之按照现行的不了回去,道:“这间房屋,没办法动产登记相关法律法规,这间房子进行不动产登记。”不能进行登记。”王大明打断了小“啊,为什么?”那中年妇女伙子的话。和小伙子都惊疑地问道。那中年妇女年纪稍大,说话柔 和些,对王大明说:“同志,我虽专家指了指检查单的送诊科室然是卖方,但之前也是从别人那里一栏。原来,上一个开检查单的买来......(本文共计3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