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烹调知识》2017年第04期 作者:陆明华;
选择字号

汪曾祺与烧饼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黄昏,落日如一粒咸蛋黄般悬挂。自菜场施施然购得几枚烧饼,撕一角先尝,觉得味道好极了。饼这种东西,真是世界上最家常又最讨人喜欢的点心。难忘经典名著里对饼的敬意,《儒林外史》里提到了蓑衣饼(一种形似蓑衣、滋味清隽的烧饼),《西游记》里提到香汤饼(大约是面疙瘩投入鸡汤烹制,类似于面片汤),曹雪芹更是在他的《红楼梦》第七十六回贾府过中秋节时,安排地位尊崇的贾母食用了一个内造瓜仁油松瓤月饼(这个月饼什么味儿?我每想一回就对曹先生佩 服一回)。《水浒传》《三国演义》这样的名著原不刻意描写吃喝,两斤熟牛肉数碗酒便是一餐,或者,青梅煮酒又是一餐,然而这种充满英雄情结的书里竟也忙里偷闲地谈到了饼。别忘了,武松的哥哥就是以卖炊饼为生计的,武松甚至还告诫兄长一日该卖多少斤炊饼;还有那个聪明过头的杨修,他就是因为一盒酥饼结怨于曹操的——炊饼、酥饼皆非饼家族中的精品,但看得出来,纵然是武松这样顶天立地的打虎英雄,心里也存着“饼”的一席之地。我手中提着的几枚饼,刚出炉,饼师傅特地叮嘱让饼袋微微敞开,发散热气。新鲜烧饼特有的醇香丝丝缕缕传来,是麦子香,是田野香,是芝麻香,是烘烤过后的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