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美术观察》2019年第09期 作者:宋建明;
选择字号

问学色彩四十年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"学问"与"问学"之间,隐含着某种玄机,需在"咬文嚼字"中体悟。在高校,可时常获得一份闲心发呆,思路有时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开启的。我认同百年前蔡元培先生说的"大学应该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"~([1])。我这一路过来,感悟颇深。我的那点有关色彩的"学问"算不上"高深",但多半与这个"问"有关。善问者,可得多"学"。我时常暗自惊叹作为思维工具的汉语的表意的精妙处,它竟自带着解惑的钥匙。要点在于这个"问"法,问学者根据不同阶段、不同时空对同一事物的现象、成因、规律与变化的可能性以及关联性做不同形式的追问、反问和拷问……从而使自己的心智得到开启。如能可持续的"问",这"学问"就能够做成。相反,如果"问"不下去,这"学问"只能止步。我喜(本文共计5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本文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美术观察杂志2019年第09期
美术观察
主办:中国艺术研究院
出版:美术观察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北京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