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美术观察》1997年第12期 作者:王瑞芸
选择字号

纽约杂感(上)——兼论陈丹青、徐冰和西方当代艺术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主持人语 俗话说: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。而事实上,哪一句“老人言”。也无法帮人越过该越过的沟沟坎坎。从蹒跚学步到青春涌动,从中年的负累重重到老年的行将就木,该跌的跤一个都不少,该犯的错一样也不缺。所以人的成长是相当孤独的,不仅是因为面临无数无法言说的困惑时的无人指路,还因为老人说得再有理,路还得靠自己走,这个“亏”是吃定了的。艺术的路何尝不是如此呢?该怎么走,往哪里走,谁走得更对,谁又能担当起这个先知先觉?杜尚吗?非也。来自纽约的一篇杂感更道出了这种困惑是无国界的。 性别作为与生俱来的天然存在,在绘画中的生动表现就是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往往一眼就看得出来,虽然风格面貌也算丰富,但大体不属于强烈震撼一类。乍看细腻、微妙,再看敏感、神秘,细看下去或许还能体味出抗争、无奈与迷惘,看德国女画家佩特拉·达赫的画就是这样的感觉。 中西融合是个不老也不新的话题,在这个大标题下面是数代成千上万的画家奉献的艺术生命,虽称不上前仆后继那么壮怀激烈,可也确确实实凝聚着他们一步一个脚印的滴滴心血。在这条路上,没有一个巅峰需要他们超越,有的只是几个寥若星辰的楷模和无数个参照。严格......(本文共计3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本文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美术观察杂志1997年第12期
美术观察
主办:中国艺术研究院
出版:美术观察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北京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