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美术观察》1997年第12期 作者:云岗
选择字号

纪念性雕塑怎样出“新”?——向“抗日战争纪念群雕”进一言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去年第7期《美术观察》所刊由中央美院雕塑系集体创作的“抗日战争纪念群雕”图片及座谈纪要,向人们展示泥稿的同时并作了较高的自我评价。也许正是由于“抗日战争纪念群雕”的特殊意义,创作者们确是很认真深入地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和努力。也正缘于此,笔者不揣浅陋进一言,就教于作者及同道。 座谈纪要中阐述的所有缘由和结论也许都是正确的,但做出的泥稿本身并未如评价的那样好。 一、柱形结构不“新”。古今中外均不乏有以柱形结构雕刻的艺术形式。 二、纪念性特征模糊。仅靠“柱”的列置不足以具有准确的象征性;而象征性是纪念性雕刻的灵魂。目前的泥稿中象征性近乎零!所谓“柱”只呈现为四方或近于四方形的墙而已。要以柱为造型基础,便要充分保留“柱”的完整性和整体性。现在浮雕将“柱”食为残破纷乱的一堆。 三、所谓“叙事性”的铺陈过于具体而繁琐,加之“现实主义的重提(并非需要“重提”,况且不应操作为“写实”主义),导致了很琐碎的场景交待(仅此一点就很不“新”),结果使每一个单体均如插满糖葫芦的草把。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本文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美术观察杂志1997年第12期
美术观察
主办:中国艺术研究院
出版:美术观察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北京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