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美术观察》1997年第11期 作者:萨本介 ,朱新建
选择字号

边平山作品笔谈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萨本介:平山是个忙人。要想找他可不是件容易事。常常是找他的人在东,他去了北;他在南边,找他的人又奔了西。大概吃了不少闭门羹吧,朱新建特地为他刻了一方印文是“整天东奔西跑”的印。这方闲文印章把这位并不闲的主人描绘得淋漓尽致。看人是一回事,看这个人的画有时就是另一回事了。平山的画可 以说是那种“另一回事”的典型。他的画风既不像赶时髦“东奔西跑”,画画也不温不火,好像有时静得无声胜有声;又像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荷花那么娇嫩,那么水灵,那么高洁。偏偏他画荷而不画花,经常出现在他画面上的是几只躲在鲜花幕后的莲蓬。平山的画又多少带一点悲凉,正如白石老人的一首词:“秋风来了,严寒早,杀尽草花多少。静直曲池芳,连夜新霜,留得一年风景,清露冷莲房。”真对劲儿,好像白石老人是在为平山的画题照。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本文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美术观察杂志1997年第11期
美术观察
主办:中国艺术研究院
出版:美术观察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北京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