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民间传奇故事(A卷)》2017年第10期 作者:卢伟光;
选择字号

铁建知青的生死记忆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1977年大兴安岭的隆冬季节,三十几号人组成的信号安装队,冒着零下40多度的严寒,艰难地在图里河站内不停地挥镐刨着沟,准备铺设电缆。 大兴安岭的天气变化莫测。早晨起来冷空气弥漫,对面隔三五米站一个人,根本看不见。走近一瞧,眉毛胡子都被霜染白,分辨不出是男女老少。一镐下去,一个白点。地冻得比石头还结实。 晴天还好,赶上雪天,西北风卷着大雪,铺天盖地而来,顿时觉得天地浑然一体,一会儿工夫,整个站场被大雪覆盖,路基旁的树木变成一座座雪塔,只好停工清雪。 天要黑了,风雪弥漫中,按照预定的路径,摆上木炭点燃,上面盖上一些马粪让炭火与马粪缓慢燃烧。待到第二天除去温热的木灰,再用铁锹挖出一溜0.8米的沟来。一次,夜里下雪把挖完的沟埋上了,老刘大哥不小心一只脚踏入沟里,脚崴了,一阵阵的酸痛使他额头上渗满了冷汗。家宝起来晚了,没吃东西就到了工地,让冷风一吹,感到胃在一阵阵痉挛,疲劳、寒冷、无奈……尽管有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”在心底打气,知青们还是无力支 往年夏季在通信中修队的日子更难熬。知青们分别住在牧原和玉林两个车站旁边的帐篷里。早餐后,每人一个四两的大馒头,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