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民间传奇故事(A卷)》2016年第06期 作者:杨红梅;
选择字号

不一样的保姆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1 老爹突发脑血栓,性格大变,几个保姆都没有坚持T冑,我X不想轉工作,賊雜高保姆工资待遇再寻合适之人。保姆魏春凤况,魏春凤同意綱。 我们来到老爹跟前,魏春凤立刻戴上口罩小声说感冒了怕传染给病人。我想她定是嫌屋里味道不好,有些不高兴。突然,魏春凤“呀”的—声,掀起老爹的被子,翻过老爹的身体,财翻他疆上植红的-片,老爹ft*么时候长了褥疮,我懊恼不已。却见,魏春凤转身去端热水,轻轻擦洗,又给患处拍了爽身粉。我看她细致又认真地做这一切,最终决定让她做做看。 处理好这些,魏春凤拉我到客厅,她环顾一下四周,问:“你是他的大女儿?”我点点头。“你妈什么时候去世的?你爹这种情况二十四小时不能离人,我搬过来更方便。”我说:“我妈五年前病逝,我爹突发血栓,一个多月里换了好几个保姆,您的想法正合我意。如果工资有什么要求,您可以提。”魏春凤背对着我,吸吸鼻子说好。 2 我载着魏姨去她家取些日常用品,阿姨跟我说她就一个人,当了一辈子保姆。我看她的脸历经沧桑,眼睛也红红的,想她是个苦命的人。 每天下班我都要去家里看看。魏姨果然是个称职的保姆,不光把老爹照顾得干干净净,还把家里收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