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美文(上半月)》2015年第03期 作者:庞培;
选择字号

童年册页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夏天河里全是洗冷浴人,"扑通、扑通"的沿河码头散发出淘米筲箕味道,也就是竹篾条跟淘洗的粳米和大米相混杂的味道。这味道人凑在热天的水面上闻,会特别香。关于米,我们江南吴方言中还有一种专门语汇,形容煮熟过后一粒粒的饭米,叫"饭米扇"。至于那个发音"扇"的文字,是否写成"扇子"的"扇"?一时也弄不大清楚。这种特殊的称谓,也说明过去年代的人们对于每天下肚的米饭的感情。一层层麻石台阶的码头边沿有时会有残剩的饭米粒,被潮水一捋,往水里沉,随即又浮上来,有些小鱼专门候在河边草丛中,等着来吃这种被河水泡开来涨大了的饭米扇,例如鳑鮍、穿条鱼,样子铅灰色的小虾,等等。弄堂口人家说:(本文共计4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订阅本刊

相关文章推荐

美文(上半月)杂志2015年第03期
美文(上半月)
主办:西安市文联
出版:美文(上半月)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陕西省西安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