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散之谈用墨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写字要有墨法。浓墨、淡墨、枯墨都要有,字"枯"不是墨浓墨少的问题。怀素能于无墨中求笔,在枯墨中写出润来,筋骨血肉就在其中了。王铎用干笔蘸重墨写,一笔写11个字。别人这样就没有办法写了,所谓人木三分就是指此。把墨放上去,极浓与极干的放在一起就好看。没得墨,里面起丝丝,枯笔感到润。墨深了,反而枯。枯,不是墨浓墨淡。(与陈慎之谈)会用墨就圆,笔画很细也是圆的,是中锋。用墨要能润而黑。用墨用得熟不容易。笪重光:"磨墨欲熟,破水写之则活。"熟,就是磨得很浓。然后蘸水写,就活了。光用浓墨,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老年教育(书画艺术)杂志2015年第03期
老年教育(书画艺术)
主办:中国老年大学协会;山东老年大学;老年教育书画研究院
出版:老年教育(书画艺术)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山东省济南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