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

八大的哭笑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明朝宗庙既隳,八大山人由儒而佛,由佛而道,他依旧逃脱不了世网的羁绊。他在南昌城建道院青云谱,但青云谱也不是一块清静的去处。一个小小的临川知县胡亦堂便可以将八大山人从青云谱拉出,禁锢于府邸,前后达一年之久。这种芝麻小官、腐儒对天才的凌辱和扼杀,代有其人,如宋代李宜之之于苏东坡。然而,八大山人没有引决自裁的勇气。他还得活着,他的佯狂哭笑、遗矢堂中,便是他为争得生命权的最后一着棋,一种可悲的生存艺术。他之所以题名八大山人为"哭之笑之",其中隐藏着他内心的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老年教育(书画艺术)杂志2015年第03期
老年教育(书画艺术)
主办:中国老年大学协会;山东老年大学;老年教育书画研究院
出版:老年教育(书画艺术)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:山东省济南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