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劳动保障世界》2002年第02期 作者:徐少康;
选择字号

怀念那山、那人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

<正> 我常常怀念我曾经下放过的那个山区和那里的乡亲,我在那里生活了十年,十年的春种秋收,我的心灵的土地随处踢踢都是埋藏着的珍珠。在那个山区常常使我怀念的乡亲里,有一个是我的女房东。女房东从年龄上我应该叫她小妹,而从生活的承受能力和农业技巧上来说,则是我的大姐。我初到山区的第一个秋天,因为肩嫩手弱,生产队分配我和老人以及一群女劳力割稻,我们一人一行象雁阵一样在稻田摆开,"嚓嚓"地割起来。割了一段,我感到腰痛手酸,镰刀也老不听使唤。我直起腰朝前面望去,稻子望不到边,而我两边的女孩子们早已割到前面去了,就连老人也将我远远地抛下,我孤零零地落在后面,就象一截难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

劳动保障世界杂志2002年第02期
劳动保障世界
主办:吉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管理局
出版:劳动保障世界杂志编辑部
出版周期:旬刊
出版地:吉林省长春市

本期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