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

我曾被判定活不过100天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我1990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黄山市人民医院从事胸外科临床工作,肺癌的外科治疗是我的工作重点之一,20多年来,我接诊了无数肺癌患者。没想到,5年前肺癌降临到我身上,我自己也成了肺癌患者,而且是肺癌脑转移的晚期肺癌患者。 被判定活不过100天 2011年1月17日,我忙完上午的手术,吃完快餐,准备去4S店取修好的汽车,突然全身抽搐、扭曲、晕倒,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被人推来推去,稍清醒的时候,我发现我已经躺在C T机上。等我被推回病房时,我的同事们就像事先商量好似的,一个个逃离病房,没有人告诉我病情。后来我隐约听到门外有人提到“肺癌”的字眼,想了想我没有咳嗽、咳血的症状,也没有胸痛、胸闷的症状,甚至连感冒的症状也没有,肺癌的可能性不大吧?我安慰着自己,权当是劳累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 随后领导来看我,告诉我要马上转到上海市肺科医院治疗。在去上海的车上,我跟同事要我的C T片子看,同事却支支吾吾地说走得急,忘带了。这时,我彻底明白了,我做了20多年医生,也曾跟家属一起这样“蒙骗”病人。 住进上海肺科医院的4天里,我也有过侥幸心理,不一定就是肿瘤,也有过极端......(本文共计2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