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健康博览》2017年第07期 作者:王雪芬;
选择字号

记忆中的大麦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不知从何时起,餐盒里有场的一角,有一间小茅屋,里了一包袋泡的大麦茶。撕开外面支了个大锅,大锅里煮着大包装,只见茶包里炒制或烘焙麦茶。袅袅的香气弥散开来,的大麦粒粒焦黄,特殊的香味在附近玩耍的我们这帮小孩飘进鼻腔,用手指轻轻捻搓,子们便也探头探脑起来。到了香味便浓郁起来。冲入开水,某个时辰,地里劳动的社员们喝上一口......哦,大麦茶!我成群结队地回到晒场休息。他记忆深处的大麦茶呀,便与那们的头上是不是戴着草帽?他骄阳一起浮现在了眼前。们的衣服上是不是结着盐霜?我的老家在江苏丹阳。我他们有没有说笑打闹?所有这在那里度过了学前的一段时些,我一点印象都没有,唯一光。那时年幼不懂事,生活又记得的就是,他们每个人都端困难,没少给我那可怜的外婆着一大海碗温热的大麦茶,咕添麻烦。外婆在我大学毕业那咚咕咚......我甚至都没有在年去世。现在想来,我竟没有意他们是否用手背擦了下巴。孝顺过她一天。而老家的大如果说大麦粥是丹阳的麦,无论大麦茶还是大麦粥,一大特产,你一定不以为然,如同独具地域特色的烙印,深但如果说大麦粥是丹阳人的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上,融入了命根子,那请你一定相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