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决策探索(上半月)》2017年第07期 作者:董改正;
选择字号

心灵的院子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有个朋友写了一首诗,叫《如果,有个院子》。他在诗一个富商让画家给他画一幅荷花,画家画了一杆荷,其余都的左边种了几株蔷薇,右边栽了两棵芭蕉,中间留一条小径,是粼粼水纹,索银十两。富商心疼银子,央求他多画一点,“看阳光和风在这里停留、拐弯/像亲人从远方归来”。他说他就加了一些荷叶,退给富商二两银子。富商高兴了,让他有个院子,是为了给他“寂静之美/和它虚度”。“虚度”这再加几杆花,画家添了三杆,退银三两。富商乐坏了,说:“您个词打动了我。给我再添几片叶子吧!”画家把剩下的银子全部退给他,将炊具在厨房,饭桌在餐厅,接待客人在客厅。书在书房,砚池里的墨一股脑泼到纸上,说:“你拿走吧,已经满了!”床在卧室,洗漱方便有卫浴,晾衣服在阳台,望有窗户。一填满工作和“实”的生活,就是那一纸浓墨。个人的业余完全可以在“家”内完成,为何你我的心里,还生活需要留白,那些看起来无用的“虚”,就是留白,盼望有个院子?如栽花种树,如月下独酌,如庭中听箫。这些“虚”,让“实”在文章《我心目中理想的房子》里,作家冯唐说:“要成了图画;这些“无”,让“有”意蕴悠悠。屋子虽然具备有个大点儿的院子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