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《决策探索(上半月)》2017年第07期 作者:高晓声;
选择字号

摆渡

分享到: 分享到QQ空间    收藏 推荐

有四个人走到了渡口,要到彼岸去。有权的)说的好听。”说罢,不让作家上船,篙子一点,船这四个人:一个是有钱的,一个是大力士,一个是有就离了岸。这时暮色已浓,作家又冷又饿,想着对岸家中,权的,一个是作家。他们都要求渡河。妻儿还在等他回去想办法买米烧夜饭吃,他一阵心酸,不禁摆渡人说:“你们每一个人,都要把自己最宝贵的东仰天叹道:“我平生没有作过孽,为什么就没有路走了呢?”西分一点给我,我就摆。谁不给,我就不摆。”摆渡人一听,又把船靠岸,说:“你这一声叹,比刚有钱人给了点钱,上了船。才唱的好听,你把你最宝贵的东西——真情实意分给了我。大力士举举拳头说:“你吃得消这个吗?”也上了船。请上船吧!”有权的人说:“你摆我过河以后,就别干这苦活了,作家过了河,心里哈哈笑。他觉得摆渡人说得真好,跟我去做一点干净省力的事儿吧。”摆渡人听了高兴,扶作家没有真情实意,是应该无路可走的。他上了船。到了第二天,作家想起摆渡人已跟那有权的走掉,没最后轮到作家开口了。作家说:“我最宝贵的,就是有人摆渡了,那怎么行呢?于是他就自动去做摆渡人,从写作。不过一时也写不出来。我唱支歌儿你听听吧。”......(本文共计1页)       [继续阅读本文]

下载阅读本文     订阅本刊   
如何获取本文>>          如何获取本刊>> 

相关文章推荐